qg999钱柜官网 >评论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7-25 02:15:00 来源:环球网
A+ A-

文:林瑞木

当人民战胜政府,结果是人民的意愿胜利了,还是人民的脑袋变成了政府的脑袋?

莱纳斯稀土厂的执照即将在今年9月2日到期,如果执照可以继续,只能代表两种意思。一是前朝国阵政府一直以来都是被污蔑,在严格的监督下,稀土厂的危害根本一直被妖魔化了; 二就是那些年发动大众筹款推动反稀土运动的绿色领袖黄德,已经变质,已在体制内的他不敢反抗体制,变成晚节不保的窝囊国会议员。

在全国人民集体反稀土的情绪燃烧多年后,新马来西亚的政府竟给莱纳斯稀土厂再释出绿灯。这盏绿灯的条件竟然与前朝不相上下,包括原料运入我国前必须先净化,废料也必须运出马来西亚,但早前人民与希盟站同一阵线,并不是支持让稀土厂有条件营运,而是要稀土厂离开大马吗?

如此货不对版的竞选承诺,以绿色光环中选自称为环保份子的文冬国会议员黄德,要如何叫人民照单全收?

- Advertisement -

近期沸腾的稀土厂课题上,我们又看到行动党在中央政府体制内,如何与核心政权的不协调,换句简单的话就是当家不当权 ,除了讲还是只能讲。

不管是首相敦马哈迪、企业发展部长莫哈末里祖安,都分别表达的大马新政府没有抗拒稀土厂的立场。

行动党部长们方面,执政前他们义愤填膺反对稀土厂,现在也只能绞尽脑汁寻找各种美丽说词,应对稀土厂在改朝换代后死灰复燃的极大可能。

能源科艺环境部长杨美盈也是黄德的战友,已执掌全国政权的希盟政府不只没在上台后马上关闭稀土厂,还似乎有意找各种理由让它继续运作。

如今我们已把黄德送入体制内,就看黄德能否在9月2日前为人民争取最后的胜利,否则他就需要引咎辞职,才不会成为一名窝囊国会议员,辜负了人民委托还想安坐官位。

其实不只是黄德,那些曾经高调拉布条抗议稀土厂的,若莱纳斯稀土厂最终得以更新执照,都必须思考自己将如何面对人民,包括是否该承认是自己以前错了,还是以前的国阵没有错。

即使确保原料净化后才运入我国,以及把稀土废料运离我国,当局也必须解决稀土厂污水污染关丹巴洛河的问题。

拯救大马委员会曾测验莱纳斯排放出的污水,均验出严重污染结果,污水经小河排放到巴洛河,一旦发生涨潮或大雨导致水灾,都将对平原造成污染的危机。

难道每次都要等到像柔佛巴西古当金金河那样严重受化学污染后,当局才愿意正视问题。

在环境保护方面,我想人民最需要的是预先防范与保护,而不是等到危及人命后才来紧急补救。

- Advertisement -

以前很多人不相信国阵的监督制度,但如今新政府凝聚力薄弱,内部经常政见不一,自相矛盾,隐忧重重,我们也能相信他们可以用心做好稀土厂监督工作吗?

现在的黄德,已不敢再说出“烧掉稀土厂”这样激烈的话,就连在体制内反抗体制不公的勇气也没有。以他这些年来的绿色抗战纪录,稀土厂的危害相信他比谁都更清楚,只能无条件关掉,不能有条件继续。

如果打包离开文冬的最终不是莱纳斯,我想就应该是黄德及那些曾在此课题上捞到好处的政客。否则大马人民这些年跟着这群环保份子白忙一场,究竟是为了什么?

责任编辑:公孙诉挲 CN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