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999钱柜官网 >评论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7-27 07:12:00 来源:环球网
A+ A-

文:董恪宁

应对问题,方法很多。万一,还是不能解决,唯有拉拉扯扯,继续磨蹭,希望时间完成历史的任务。统考文凭的认证,正是佐证。否则,则设法推搪,把责任彻底推掉,自己则保持了东方不败,大获全胜的记录。

马新关卡的人山人海,也是这样。任凭马劳声嘶力竭,诸事不变。前不久还有网民投诉马新第二通道需要排队7个小时,厕所龌龊,游客席地吞咽饭盒;柔佛妇女发展及旅游事务的行政议员廖彩彤只说了一句话:这是单独个案。

言下之意,以前不曾发生,以后也不再有。是否如此,大家心照不宣。何况,今日通勤两岸之人流,已非昔比。廖彩彤所披露的,也正是这么一回事:20年前人流或是1000万,如今增至5000万人次。

旅游、艺术及文化部副部长慕哈末峇迪亚随后解释,则透露移民厅需要分心处理货流,同时办理落地签证(VOA)。因为这样,CIQ为之严重堵塞,乃至导致我国流失了200万名的新加坡游客。

- Advertisement -

但是,关口的系统是否因此顺势提升,还是继续停留在n年前的水平?再问下去,如果来来往往的人流,确实已多达5千万人次,不知关口的柜台,人手之配额是不是按照比率,有所增加?

诸如这些,我们都不知明细,廖彩彤所言,只是州政府非常关注第二通道的交通阻塞,委任了两名希盟州议员出任两个通关的特别工作小组处理,详尽研究,建议部门改善之。然后呢?

然后,还是不行,则可转身怪罪。前柔佛州务大臣奥斯曼所行,恰是如此。新山关卡附近都有餐馆,导游大可引领国外游客前往用餐,而不是蹲在路边,低头啃饭盒,破坏柔佛的形象。说完,补了一句:“如此导游,应该上课,再次培训。”

不论这位前任大臣当时的用意旨在试图传达什么信息,眼下的问题,说实在话,岂在导游,而是关口的效率。导游公会随后挺身驳斥,所反映的,亦然如是:政府需要全面改善国内旅游之设施,扩建停车场、开放关口所有服务柜台、缩短通关时间……。

当中,记者会上公会提出一点,极为有力:处理同样的游客流量,新加坡关卡仅仅用上30至45分钟随之通关,反观大马,偏要耗至4至6小时,严重的话,甚至需要7、8小时。两者相较,蹊跷一目了然,迨无异议。

追究上来,肇因何在?公会揭露,马新第二通道两栋大厦,共有20个移民局服务柜台;平日之时,一般只有5至6个运作,因而导致大排长龙。万一巧遇官员换班,关卡乃至动弹不得。

既是这样,按此计算,当可觉察祸根所在。如果处理一人入关,需时一分钟,一小时里6个柜台,只能同步放行360人。一辆巴士载客40人,若是每小时9辆同时抵步,如果没有闲杂人,则一切完美得刚刚好,万一不是呢?

- Advertisement -

导游公会的记录显示,马新第二通道每天平均接待150个旅行团,设想分开10个小时排队入关。每个时段至少15辆巴士载送600人进入,然则,柜台只能有效地大约一半左右。不过是一道小三程度的数学,一算就知,怎么会是“单独个案”?

每天150团巴士进进出出,总计上来,该有6千人了,前后一算,设想每人动用一分钟,总共需要6000分钟的通关时间。如果每个柜台开放10小时,仅仅应对游客,当有10个柜台同步启动。

可惜,身为旅游事务之领导,身为一州之首长,就连这些统计,也似乎搞不清楚状况。那么,关口的拖棚歹戏,自然唯有抽拉顶磨,顶触揉搓。马新汇率何以以一比三的距离急速奔驰,也就尽在不言中了。

责任编辑:慕脔 CN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