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999钱柜官网 >评论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7-30 04:23:00 来源:环球网
A+ A-

巫统和伊党的合作是发动“圣战”?巫统副主席依斯迈沙比里声称,此为推翻“反马来人与反伊斯兰”的希盟政府。

Jihad,中文译作圣战,英文译成Holy War,也有人解作“护教战争”。根据维基百科,在伊斯兰法学里,军事上圣战常指对非穆斯林采取的军事行动,以保卫及捍卫伊斯兰为目的,视为被压迫下的最后选择。

过去,由于巫统、伊党的政治争斗,“圣战”经常成为两方互打嘴炮的武器。然而时移势转,如今巫伊携手合作了,“圣战”竟转移方向对准非马来人?

你看沙比里是怎么说的?“没有一个国家是由少数民族治理,所以我把我们的斗争视为圣战,以推翻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的政府。当他们执政时,伊斯兰议程、马来人议程被搁置,因为是行动党在主导。”

沙比里言下之意,看似与2016年纳爷巫统大会演词如出一辙,反正矛头对着行动党攻击就对了,扣上“反马来人”、“反伊斯兰”的帽子,并称一旦行动党上台,马来人的权利和马来人的土著地位将消失殆尽。

- Advertisement -

当时巫统欲阻吓马来人支持希盟,试图制造恐慌刺激马来人维护巫统。509大选这一套失效了,巫统现在联合伊党欲发动“圣战”,再试图制造马来人、伊斯兰受压迫的印象,激起马来中间选民和希盟马来支持者转向。

回顾昔日巫伊以“圣战”打嘴炮,煞是矛盾之极。

你看,早在1981年,包头老兄便以哈迪训词夸夸而言:“我们对抗巫统,我们对抗国阵……,因为他们保留了殖民主义的宪法、保留了异教徒的法律。我们的斗争是圣战。”

2013年,吉兰丹巫统领袖阿末德米兹说,巫统这些年来与伊党的斗争,不是因为仇恨也非报复,而是穆斯林以“圣战”之名的宗教义务。

原来,沙比里也不是第一次提到“圣战”。2016年,巫统与伊党针对罗兴亚人问题合作,沙比里便形容是巫伊联手的第一次“圣战”。

2018年,伊党吉兰丹副大臣末阿玛称,参加大选也是一种“圣战”。

哎呀,诸位看明白了吗?伊党对抗巫统是“圣战”,巫统对抗伊党也是“圣战”,现在巫伊联手更是“圣战”,即连参加大选亦是“圣战”。你说你圣战,我说我圣战,究竟谁圣战,只有天知晓?

至于沙比里口中的“圣战”,对准所谓“行动党主导”的希盟政府,问题是这个说法根本远离事实。根据名单,内阁合共28位部长(首相马老爷并未兼任部长)、27位副部长。
马老爷以行动证明,内阁是由马来人和穆斯林主导,否则日后必面对巫统、伊党的不断挑拨。于是乎,28位部长(包括首相)有19人是马来人和沙砂土著,占67.9%;27位副部长也有18人是马来人或土著,占了66.7%。

行动党6正7副部长。换言之,28部长行动党仅占21.4%,27副部长行动党则占25.9%。一句话,行动党内阁代表区区四分一,如何主导政府?巫统这不是忽悠和唬弄马来人吗?

最神是,不到24小时,沙比里马上改口巫伊所谓“圣战”,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战争,也不是要向任何群体宣战,而是指“斗争”。还有更神是,他说,非穆斯林和非马来人无需担心,因为巫统仍然是一个中庸的政党。

- Advertisement -

哎呀呀,中庸政党会动辄就提“圣战”?是不是沙比里欲借势吓唬非马来人,又或有意无意挑动非马来人对“圣战”的敏感神经线?

只是,巫统圣战之说,也许马华又吓退了两步。你看,国大党已经表态和伊党合作,接下来且看马华是不是继续拥抱巫统,参与巫伊合作共同发动“圣战”?

再胡凑一句:“声嘶力竭打嘴炮,胡喊乱吼吹牛逼。”是的,打嘴炮,吹牛逼,这或是巫伊所谓“圣战”的手段?

责任编辑:尹潍 CN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