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999钱柜官网 >评论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8-02 05:17:00 来源:环球网
A+ A-

文:骆联理

薄饼姨:哇,那天政府考试的成绩出了,我很多朋友的孩子考到很多粒A咯。

kopi仔:对咯对咯,我妈妈的姨妈的女儿也是考到全部A,西北利害啦。

烧鱼伯:那天hor,我的facebook全部都是拿政府考试成绩的照片,朋友把孩子的成绩单post上,个个笑得很happy。

粿条叔:哎哟,不要开心得那么早啦,maybe几年后就看到他们哭了。

- Advertisement -

薄饼姨:hello,你不要这样臭心好不好,人家happy你就咒人家哭。

kopi仔:就是咯,嫉妒人家是吗?是不是你自己以前考试没有拿A过。

粿条叔:不是啦,我是根据自己多年的experience才会这样讲的。

kopi仔:experience?怎样说呢?

粿条叔:呐,以前每一年的剧本都是这样的,优秀生考到A就笑,过了不久之后就会哭了。

kopi仔:zomok会哭呢?

粿条叔:不是申请不到奖学金,就是进不到自己想读的科系咯。

烧鱼伯:也是对pun啦,以前常常在报纸上读到,有些考到全部A的优秀生,也得不到政府的奖学金。

薄饼姨:以前也有一个STPM拿全部A的学生,在报纸上哭着说,他是要读doctor的,可是政府却给他读化学。

烧鱼伯:我记得了,最后这个优秀生好像是被新加坡政府收去了,还包埋给奖学金tim。

粿条叔:so有时Malaysia的人才会流失,就是这样造成的咯。

kopi仔:but hor,粿条叔你说今年优秀生会哭,我看你这次不准了。

- Advertisement -

粿条叔:zomok?

kopi仔:你忘了我们已经换政府了咩?这样的事件还会再发生咩?

众 人:也是对pun啦。

责任编辑:钭透 CN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