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999钱柜官网 >评论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8-04 02:24:00 来源:环球网
A+ A-

文:林瑞木

308过后马华党内外开始出现退出国阵的声音,尤其509后这股声音越来越强烈,甚至在党选时被一些竞选者列入了竞选宣言。经过了纷纷扰扰,如今又出现了一个版本就是解散国阵。

如果对国家政治背景稍有理解,就会明白“退出”与“解散”,对马华来说是完全不一样的意义,马华无法说走就走,因为马华原本就是国阵的初创者,并非后来加入者。这两者的定位与意义显然是不一样的。

509过后,我们实实在在见证了什么是“树倒猢狲散”。当国阵这颗大树一倒,很多过去依附在大树上面风光的都人走茶凉。可说被彻底打回原形,只剩下巫统、马华、国大党,回到前“联盟”的政党结构,剩下由分别代表马来人、华人、印度人的三大政党。

这话听起来虽然刺耳,但马华就是国阵的创始者之一,对于这个陪伴国家从独立前走到今天的政治联盟,马华与其他盟党一样,对国阵有深厚的历史责任,即使后期与巫统多年来未能真正平起平坐,但彼此间的争执,付出与努力是无法磨灭的。

- Advertisement -

走过起起落落的六十年,曾经的荣华让国阵数度迷失。失去民心后,三党慌乱更有些慌乱,几经挣扎,各自都有党员互呛喊话,最终还是需要冷静的坐下来重新定位。

已回到三党一体的联盟结构,若要同意解散,根据国阵的章程国阵所做的任何决定必须获得所有成员党一致的同意,不然是不能通过。目前三党中除了马华没有其他政党愿意解散。

国阵前身“联盟”(Perikatan)成立于1952年,由巫统、马华、国大党组成,1955年胜出马来亚联合邦大选,三党领导一起在1953年成功为国家争取独立后,同年10月,联盟正式注册。1969年大选后爆发种族冲突,时任首相敦拉萨才收编部分在野党,包括砂拉越政党与槟城起家的民政党,扩大阵容的“联盟”在1973年正式易名为国阵。

国阵最高峰时期有14个成员党,去年输掉政权后,走剩最初时期的3个政党,一切回到原点。说起来似乎很凄凉,但换个角度思考,这正好可以考验了国阵这个多元种族联盟的情分与坚固。

国阵的政党结构有问题吗?当今执政的希望联盟,他们的组成模式何尝不是模拟的国阵。国阵过去因为巫统的武断与霸权,令华裔选民感到马华当家不当权。现在的希望联盟,土著团结党无疑等同国阵里的巫统还有与土著团结党明争暗斗的公正党,两党争相讨取巫裔选民的欢心,高调举办土著经济议程,争夺希盟老大的地位。代表华裔的行动党在鹬蚌相争下,只在乎自己如何游走两方之间得利。

虽然行动党口口声声说自己不是华裔政党,但无可否认行动党在希盟眼里就是马华2.0,行动党能有今日的政权,完全依赖95%的华裔选票支持,如果不代表华裔,难道说是代表巫裔?

希盟为了结盟当政府,看到有利的一方都会彼此依附,为盟党歌功颂德,过去他们歌功颂德的对象是伊斯兰党,如今却跟伊党的缩影诚信党合作。因此这种结盟更多只是依附在权力之内,毫无原则可言。

- Advertisement -

国阵这个阵容,代表的是大马独立前后的初创模式,虽然在形象上有点过时,我们也愿意接受人民的裁决,成为反对党。马华身为一份子,没有退出的借口,既然盟党不同意解散,其他盟党都走完后,这棵倒下的大树就必须靠自己重新站起来,首要做的当然是重新扎根,塑造新的品牌与形象。

马来西亚的政治发展一直向前,我们越来越有竞争,这是万民的福气。改朝换代快一年了,我们意识所谓千秋万代的政权最终只会带来腐败。国阵既然无法达到解散的共识,就要思考如何让腐朽的根基重新汲取养分,继续坚守各族的团结情分,在复杂的利益平衡与感受下拨乱反正,迈步前进,才能成为获得人民鼓掌的反对党,为国家成就健康的两线制政治。

退出与解散,看起来似乎没有分别,其实是天渊之别。没有了国阵,马华依然是最初的马来西亚华人公会,但没有了马华,国阵就不再是国阵,已经不能够再代表三大种族。在我国,没有一个民族可以孤军作战取得好成果,政党也一样。马华为了维持反对党联盟中的多元平衡,秉持创党精神,再难也走在与友族协商的道路上,继续抗衡极端的种族主义,拥抱多元。

责任编辑:沃遇 CN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