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999钱柜官网 >评论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8-04 05:16:00 来源:环球网
A+ A-

文:孙家慧

老孙每日在“五加基”屋檐下叹咖啡阅览老板提供的免费报章打发时间,隔岸观火的看着我国政局瞬息万变,本来我无心投稿,可是眼看一众言论对“巫伊联婚”如惊弓之鸟,想凑凑热闹,提供另一个观点,另一种论述。

首先,巫统和伊党公开恋情,共结连理的时候是在金马仑和士毛月补选双双告捷以后。但是之前他们俩眉来眼去,时有所闻,只是为什么这一次竟然修成正果?答案简单,是为了生存保命。

事关伊党主席哈迪阿旺被那9千万丑闻缠身,欲罢不能,而正巧国阵兼巫统代主席莫哈末哈山更是心急如焚,巴不得顺着两起补选的势头依样画葫芦在4月13日的在晏斗补选再拿下一城。

可是他们这一握手,这一拥抱已经触动了多少人的神经遂而有“宣战论”和“塔利班论”浮出台面。当然立马迎来对方的反呛,然而也反映出“巫伊合作”对一些人是一个多么敏感的课题,多么难以咽下口的发展。

- Advertisement -

我身边有不少友族朋友,更不乏马来同胞,对此一演变其实他们内心也是战战兢兢不知道往后的日子里国家会不会更宗教化。与此同时,他们对比较极端的非巫裔言论也是抱有同样的戒心。

答案很快就出来了,首先哈迪乘着“结婚典礼”的高潮,从他的被窝里爬出来开始澄清和交代9千万事宜,如有注意,婚礼当天他是缺席的。坊间对他的“解释”当然是嗤之以鼻,不屑一顾,只是他乘着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到“巫伊联婚”课题的时候,委婉的召开了记者招待会,算是交代了。

有心人马上为这一对新婚“夫妻”批命,大言不惭的宣称巫伊很快就可在几个州属组织联合政府,一举拿下4个州的政权。可是很快的看看不对劲,如果要组织联合州政府,最快的在吉兰丹州和登嘉楼州就可以落实,唔使问阿贵。

屈指一算,巫统在吉兰丹有8个席位,而伊党有37个,希盟0。在登嘉楼州巫统则有10个席位,伊党22,希盟0。所以伊党总秘书达基尤丁第二天清醒过来赶快把“巫伊合作”重新定位为“政治之友”而非大家想象的“同床共枕”那种。

再过一天,哈迪不甘示弱标题大大的对巫伊在4州组织联合政府的传言喊道“言之过早”,司马昭之心路人皆见,他是不愿意与巫统“分享”吉兰丹和登嘉楼两州的政权。

按照友族友人的解释,多年来因为伊党的渲染很多不会分辨是非的追随者,已经非常仇视华裔,尤其是火箭这个标志。这跟我们对伊斯兰主义激进分子的言论感到忧虑是相对等的。

那为什么说,伊斯兰党,何惧之有呢?事实证明,走出东海岸他们只不过“纸老虎”一只,网络疯传以前哈迪破口大骂巫统的画面一览无遗,浏览者不无感到他俩之间存有不共戴天之仇。

之前又拥抱火箭上赏月亮,政治立场何在?当然,我们都知道很多伊党中坚分子是不会介意这一块的,而且甚至可以接受是他们伟大的领袖被人诬赖。

回想一下,在我们这一方,也未尝没有这种人类,而且也不乏其人。

伊党到了今天虽然还没有达到苟延残喘的地步也是元气大伤,他们一路来标榜着无上崇高的品德,是与神沟通的圣洁使者,如今低估《砂拉越报告》的杀伤力和网络渗透,而沦为千夫所指,处于被动。

当然还是有人不相信,说伊党被逼得走投无路的时候会走更极端的路线,那还用说。其实主导权在我们手中而不是在他们那里,他们恋权贪生怕死,为了生存原则一变再变,进而削弱他们对中庸巫裔的吸引力。

- Advertisement -

更可能的是,为了生存,他们开始低估他们在两线制里面所能扮演的角色。

别忘了,有很多很多前巫统头头们都在排队等反贪会的传召,此时此刻你以为他们胆敢轻举妄动吗?敦马深谋远虑,想必已经悟出一套让伊党好好归顺,而巫统进不了洞房的窘境。

到时候,两只小猫,何惧之有?

责任编辑:田赣 CN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