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999钱柜官网 >评论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8-05 01:28:00 来源:环球网
A+ A-

文:董恪宁

攸关这个国家的环境保护,显然不只是局限在严禁一根吸管和两个塑胶袋。林火的烟霾、废料的回收、汽车的黑烟、工厂的异味、河流之污染,如今新政有何明确之主张?

变天和变色是一体两面的:若不变色,不能变天;变天之后,则将变色。选前雷霆万钧,洋洋洒洒;一经上台,为政已得,往往则大不一样了。认识这些,读者自可理解这些日子沙巴政治的反反复复。

举例言之,斥资71亿令吉的丹绒亚鲁(Tanjung Aru Eco Development)工程,占据348公顷海岸,动用18亿3000万令吉填土;当初在野,诸多批评,及至当权,遽然转圜,闻之惘然。

此外,沙巴基本设施发展部长彼得安东尼一度宣布,政府准备拨出20亿令吉,在甘榜比苏安兴建凯端水坝。唯明细至今不但没有明白之说明,当局甚至不曾咨询社区之民意。

- Advertisement -

类似沙巴的困窘,半岛自然亦有。《透视大马》的报道说,槟城交通蓝图的部分道路工程启动之后,交通堵塞变本加厉。一旦关仔角填海如期完成,这块响彻国际的旅游景点,以后恐怕就看不到海了。

犹糟的是,过度之开发,绿地尽失。年杪之日,每逢雨季,两岸的闪电水灾总是频密发生;高地之土崩事故,也接二连三。因此肇起的一系列人命伤亡,一言难尽,罄竹难书。

既然如此,不知为何希望联盟的环境部长,没有援引律法权限,大声一喝,放马东渡过去,下令全面彻查;确保这个国家的3200万人,家家户户都能安居乐业,睡得安稳;一觉醒来,不论走路,还是开车,心里皆没有一丝的恐怖一缕之罣碍?

处理稀土生产商莱纳斯的运营,也是这么一回事。公司首席执行员阿曼达如今预告天下,莱纳斯不能赶在9月2日执照届满之前,将45万吨的废料或水沥滤,净化为固体(WLP)运出大马。

听到这里,文冬国会议员黄德可不以为然,而是主张部长杨美盈立即令下终结稀土生产商莱纳斯的运作,甭需静待6个月之后关闭。何况,莱纳斯最后一笔共银779万美元的抵押金,至今尚未偿付。

不管怎样,由此可见,攸关这个国家的环境保护,显然不只是局限在严禁一根吸管和两个塑胶袋。林火的烟霾、废料的回收、汽车的黑烟、工厂的异味、河流之污染,如今新政有何明确之主张?

说实在话,一切的变化,今后还待细心观察,才能确定此次变天之后的五颜六色,最终是怎么一回事。反之,如果政策仍然磨蹭拖沓,部长如何展现希盟政府行政确实有别前朝?

可惜,入主布城,上台前后接近一年之久,不但部门的指令,晦涩有之,单位的立场,也有不少灰色之处。回顾往事,部长的主力,始终放在对付洋垃圾,甚至站在执法的前线对着干。

- Advertisement -

部长难道不知,洋垃圾仅是“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与环境”旗下的其中一个小环节。纵然两岸的大城小镇,达到零洋垃圾的KPI,马来西亚如何面向大环境的千变万化?

放眼看起,发展的神手,仍然肆无忌惮;土地的开发,还是嚣张跋扈。一亩亩青葱的绿地,逐渐流失在人间;我们的那一点点准备,确实足以应对气候跌宕起伏的变化?

倾倒在巴西古当巴西布爹金金河内的化学废料,导致79人集体中毒;州环境局局长莫哈末依佔尼透露,此前有人投诉本区常有非法清洗船只,唯环境局的记录仅有3月7日的一起。读到这里,望向反反复复的无边天际,我们唯有微微地叹了一口气,只能听天由命了。

责任编辑:袁碍哪 CN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