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999钱柜官网 >评论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7-22 02:17:05 来源:环球网
A+ A-

文:黄泉安

月历牌14日,对槟州来说,不像吉祥的数字。

行动党主导的三届槟州政府(2008火箭、2013民联、2018希盟),曾经两次把高调议题带到联邦法院寻求最高法律裁判,结果都功败垂成。

偏偏,联邦法院裁决推翻槟州政府入禀案件的日期,都落在14号这一天。

今年5月14日,联邦法院推翻上诉庭裁定槟州自愿巡逻队(PPS)为合法机构的判决,并宣判槟州政府没有权力自行成立该巡逻队。

- Advertisement -

五年前的2014年8月14日,联邦法院五司一致裁决,推翻槟州政府及公民代表拉玛克里斯南入禀法院,要求重新进行地方议会选举的司法审查。

一、槟州自愿巡逻队案件,州政府先在槟高庭败诉(2016年11月22日),法庭宣判时任内政部长阿末扎希2014年11月3日宣布巡逻队为非法组织的行政指令有效。随后,槟州政府在上诉庭上诉得直(2017年3月28日),但总检察署上诉此案,最终,槟州政府竟在联邦法院阶段,败诉收场。

二、重新举行地方选举案件,州政府先于2012年5月9日,由槟州立法议会通过修改《2012年地方选举法令(檳岛及威省)》,並于7月5日在宪报上公佈。但2013年全国大选时,选举委员会没将地方选举付诸实施,槟州政府遂于2013年6月27日取得联邦法院批准,将此案件提至联邦法院进行司法审查。

最终,2014年8月14日,联邦法院五司一致裁决,槟州政府无权重新举行地方选举。

意即,上诉途径虽不一样,但结局始终没变。

在我国法律制度下,联邦法院是裁定任何案件的最后门槛,若在联邦法院败诉,就等于前功尽废,再也没有上诉另审的机会。

所谓天无绝人之路,或许法外有天,若要定义槟州自愿巡逻队为合法机构,可在希盟执政联邦政府之后,修改巡逻队章则或修订社团注册法令,让它合法重生。

同样的,如果希盟政治意愿强烈,不忘初心,大也可以修改甚或废除《1976地方政府法令》,重新举行地方政府选举,把民主第3选票还给选民,功德圆满。

事实上,槟州政府就联邦法院对地方选举审结裁决后,曾经放话要在中央政府改朝换代后决意执行,目前我们只能拭目以待。至于重新设立自愿巡逻队,槟州政府后续行动如何,程序上的难度看来也比较低。

唯一必须考量的据点,是槟州若要重新设立自愿巡逻队、领先全国重新举行地方选举,就必须遵从联邦法院判词所陈列的法律基础,以免藐视法庭或违脖法律规则及联邦宪法。

槟州自愿巡逻队主席彭文宝行政议员表示,他将在州行政议会上,就此联邦法院判决,寻求州法律顾问的分析,并建议下一步行动,包括是否向社团注册局提出申请。

我注意到彭文宝提及州法律顾问这回事。

其实,若是论及州级公务员等级排位,应以州秘书职位至高,接下来即是州法律顾问,他/她是由联邦总检察署委派下来的法律官员,也是联邦与州政府法律协商的主要桥梁。

州政府入禀法庭是需要浩瀚时间、劳力脑汁和经费撑腰的大仗阵管理,资源来自纳税人的钱,胜诉败诉则全交法官裁决。因此,代表州政府执行法律裁决的所有官方职能,就是交由州法律顾问负责,首席部长绝对无权越俎代庖。

此外,州法律顾问来自总检察署,不是执业律师或状师,通常不会亲自出庭办案,而是遴选适当的职业律师执行辩诉工作。因此,案件胜败的关键,就需要先通过州法律顾问遴选职业律师代辩的第一关卡。

说回槟州政府在此两项高调案件连吃败仗,是否曾经全面检讨州法律顾问的工作表现和判断力?

针对联邦法院对自愿巡逻队的判决,彭文宝被媒体引述说,根据律师的说法,是属于“50:50”的判决。第一、法院只说必须向社团注册局注册,而没说槟州自愿巡逻队是非法的。第二、法院判定前内政部长阿末扎希指自愿巡逻队被利用来危害公共秩序的观点无法被证实,而后者行驶斟酌权宣布槟州自愿巡逻队为非法的做法是不合理的。

就事论事,无论州政府律师如何对彭文宝狡辩,在联邦法院五司面前都属抵触法律的行为,应在设立自愿巡逻队之前,向社团注册局注册,为何当年的州法律顾问没对州政府循循善诱呢?

同样的,说回重新举行地方议会选举案件,2012年槟州立法议会通过修改《2012年地方选举法令(檳岛及威省)》,並于7月5日在宪报上公佈,应该也是在州法律顾问循循善诱之下才付诸行事。

当时,槟州政府的法律立场,是对《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171法令)第15条文,断定“地方政府选举必须终止,而第10条文则阐明对市议员和市长的委任”这项关键点,提出质疑。

但2014年联邦法院五司一致裁决时,断定该项法令第10和15条款,是完全符合宪法,因为废除地方政府选举,是全国地方政府理事会(MKTN)的政策决定。因此,若州政府欲寻求豁免《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第15条文的约束,就应该就此諮询全国地方政府理事会。

此外,联邦法院也判决,槟州政府所通过的《2012年地方政府法令(檳州及威省)》是违反联邦宪法第75条文,也与拥有联邦法令地位的《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第10及15条文,相互矛盾。

- Advertisement -

还有,槟州寻求豁免《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第15条文的约束,是属于“越权”做法,因它违反《联邦宪法》第95A(6)及(7)条款。

法院五司即是基于《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第10和15条款,是符合宪法的,才将槟州政府与纳税人代表拉玛克里斯南的入禀案件驳回。

现在事过境迁,大家可曾记得,当年这起案件的槟州政府代表律师,竟是现已升任为总检察司的汤米汤姆斯。不知现在他是什么看法?

责任编辑:宗正角邛 CN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