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999钱柜官网 >评论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7-22 09:35:10 来源:环球网
A+ A-

文:郑文辉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

又是母亲节到来了。每逢佳节倍思亲。然而,我的母亲已经离我远去已七年了。在这些日子里,她的身影却常在我的脑海里浮现。

2012年夏至过后不久的一个正午,我正走在大街上时突接一通来自麻坡的电话,有预兆似的,我的心已经慌起来;果然是那96岁高龄的妈妈走了!

妈妈一生经历过大时代的变化,风风雨雨,在她的生命中历尽千辛万苦和各种生活的苦难。

- Advertisement -

她是出身在一个清末秀才的家庭,爸爸是个秀才,但在中国福建永春的家乡没有办法生活下去,早年就南漂“下南洋”,择定在柔佛西岸的新加兰乡镇落脚,妈妈就是在那里出生,那已经是1917年了。然而,她仍然是在一个旧时封建的家庭中成长。她在“女人无才便是德”的思维家中,所以她仍然没有受过任何敎育。

到了成长年龄后,外祖父便替她找个婆家,在媒人的介绍下找到了我的爸爸,就这样在世界经济最低迷的1938年、芦沟桥事变刚刚过,日本大军进入南京大屠杀的当儿,他们结婚了。

日军南进的风声吃紧,整个南洋的人民也开始掀起了抗日的声浪。这个年头正是世界经济不景气几乎到了谷底的时候,马来亚的树胶价格低贱、产量也受到了“固本”的限制,人民生活陷入了困境。

然而,第二年的1939年,世界二战爆发了,我却在这个乱世的时候来了;我就在这样的年头来到了一个这样的家庭和一个这样的世界了。我的到来无疑地加重了他们的生活担子。

转眼1941年,日军发动了太平洋战争,日军偷袭美国珍珠港,12月8日这一天同时轰炸新加坡、日军也在吉兰丹的哥打峇鲁登陆。

日军南侵了,接着占领了新马,人民开始生活在炼狱中!——我的妈妈、一个秀才的女儿被迫加入了我爸爸的劳动队伍,全家人逃避在山芭里,开始伐木耕种、养猪、养鸡,过着半原始社会的生活了。

三年八个月的日军占领炼狱生活,终于在日军战败投降后过去了!然而,战后的兵荒马乱,一切重建未艾,内战又发生了;马共动乱、人民反英。社会动荡不安。英殖民地政府宣布马来亚进入了“紧急状态”,胶园里的人民全被移民入新村了。

我们一家也跟着移入新村。妈妈每天就骑着一辆笨重的脚车,跟着我爸爸到五公里外的胶园割胶了。生活仍是在挣扎的边缘。

后来我上学了,他们的生活担子更加重了。妈妈在工作之余,家务、煮饭之外,还会缝衣服给全家人穿;那时我上学的校服都是他一手一针一线缝制出来的。

- Advertisement -

“慈母手中线。”但我又怎能向她报得三春晖?

“子欲养而亲不在。”如今又是母亲节,那种五味杂陈的心情,真是不好受!

2019年5月10日母亲节前夕于狮城

责任编辑:鲍邴 CN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