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999钱柜官网 >评论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7-22 09:50:15 来源:环球网
A+ A-

文:谢诗坚

希盟统帅马哈迪在总结主政一年的“政绩”时说,希盟已兑现竞选宣言的39.01%(共181项),另有60.99%(283项)处于计划阶段或还未开始。根据我们所知,希盟的竞选宣言共有60大项目,下面还有分成许多的细节,因此有464个项目这么多。这也意味着希盟掌政一年已交出一份合格的成绩单。但为什么民调和网络却出现希盟的支持率已下降,甚至不合格。主要是民众在一年来没有感受到大改变;特别是在经济上没有上扬的喜悦,总是听到政府钱不够用或要存款还债。而最大的窟窿就是一马发展公司(1MDB)所造成的。因此,政府若能列出已完成的项目和工程,让人民一目了然,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不满,否则还是难以释疑的。

由于目前有关案件已提上法庭,我们不作进一步评论,但我们也不能否认国家的整体经济的表现还是差强人意的。例如建竣的屋宇有30万单位尚卖不出;大批成熟的棕油面对少人问津,导致价格不振;外劳多到无法估算,除了合法的有逾2百万名外,另有400余万名则属于不合法的。因此外劳和非法移民总数在6或700万之间。根据估算,从2007年到2017年的10年间,外劳汇出的收入已高达1.8兆令吉,如果再加上1985年开始引进外劳来算,我国汇出的款项更是一个天文数字。这只能说明我国劳工短缺,非得由外劳来补充;但另一方面又说明国人对工作的挑剔,不愿意纡尊降贵,做低层工作。

虽然根据财长估算,我国今年的GDP将会达到5.2%,较预测的4.9%为高。而在引资方面也有成绩(从2017年的545亿增至2018年的805亿令吉)。但放眼市场活力,还是欲振乏力,外资的引入似乎正在策划,尚待落实。同时人民不解的是为何马航一亏再亏?甚至连首相也感到失落,有意将之私营化。这对代表国家象征的航空公司来说是情何以堪?

如果说首相对国产车转给私人企业共同经营而大感失望和有失体面,而建议再成立另一国产车(可以交私人经营)是必要的话,那么航空公司更是不可轻言转让。

- Advertisement -

为了振奋人心,首相也在5月9日的布城国际会议中心(PICC)发表特别演说时,矢言将清理前朝的积弊,并会更专注照顾人民的福祉。为此,他放眼在11年后,也就是在2030年达成“共享繁荣”的新局面。

这种新的愿景显然是取代他30年前所提出的,在2020年达成先进国的宏愿。可是在他于2003年退休后,接班人在接下来的17年里无法将国家纳入先进国行列(人均年收入要达15000美元)。

本来在前首相纳吉未下台前,他有将马哈迪的宏图大计挪后50年,也就是在2068年让大马成为耀眼夺目的国家。

可是事与愿违,纳吉终于在2018年为他的失策与错误付出惨痛的代价,把一个被认为屹立不倒的巫统弄得支离破碎,也只得靠前任者马哈迪来收拾烂摊子。

今天的马哈迪自知他不是神仙,不能“点石成金”,因此提出了至少需要用10年的时间来达成心愿。即使马哈迪还没有给予明确的期限何时会交棒给安华,但最近马安的关系似乎已有所改善,两人在一起公开亮相的场合也多了。这种改变是非常必要的,因为希盟已连输三场补选,而山打根补选也实在输不起。有人认为国阵的小胜不但反映出民意的不满,也意味着种族主义和宗教主义重新抬头。

因为近期的巫统与伊党的联手,提出了一系列的种族论调,也让不同族群在投票时作出本身的选择,不再一窝蜂地倾向希盟。

对此,安华也十分警惕,他认为当下有些政党鼓吹的宗教种族课题是绝不能轻视的,否则将会摧毁政府的所有成果。

另一方面,巫统主席阿末扎希也毫不讳言地认为,如果在509大选时巫统与伊党合作的话,国阵是不会败落的。在某种程度上,巫伊的合作是可以巩固乡村区的议席,但对马华及民政和人联党则是更大的梦魇。所幸大选时巫伊尚未正式结盟,还是各自角逐以证明谁的势力比较大(伊党过去与在野党参与合作,总是扮演叨陪末座的角色,直到2015年才决心脱离民联而自成一格,2018年的选举是伊党要证明它的势力不容小觑,至少可拿下40个国会议席,成为造王者)。如今伊党反过来支持巫统是因为看到了伊党坐大的生机。不然希盟的胜利还是未知数。若将来形成巫伊两党结盟,马华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未来;希盟更得步步为营。

其实当下马哈迪和安华所担忧的是同一码事,但两者有不同的战略。马哈迪一直强调拉拢巫统议员加入土团党以化解巫统的存在。结果已使到土团党的国会议员增至26席。

反之,安华则不认为巫统议员加入土团党会压下种族宗教的课题,而是要守住希盟的阵地,不让巫伊有隙可乘。否则安华日后上位将不易驾驭土团党,因为它已比巫统更加强大。

- Advertisement -

持平而论,如今连巫统也看到另一个生机,就是宁可打种族牌来凝集选票,甚至需要打宗教牌也在所不惜。例如反对签署《罗马条约》、突显特权和固打的重要性,在在使到希盟左右为难。若与巫伊打同一种牌,那就会混淆时局而形成种族的切割。

马来西亚作为一个多元种族的国家,实在不容许种族偏见被激化而发展成为带有种族和宗教性的民粹主义从中兴起,这会撕裂国家在“513事件”的50年后所建立起来的和平局面。不但是危险的极端行为,而且也没有办法建立起各族人民所要的“尊严资本”。这也是跳出“民粹主义”走向全民民族主义的基本前提,因为人民需要尊严来认可马来西亚是个可爱的国家。

因此安华在面对希盟也有种族性政党的同时,就不能一味怪罪巫伊联手给国家带来不安,而是要提防自身也跌入“种族陷阱”中,那就是国家的不幸了。

责任编辑:巫唉 CN037